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周艺文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湖湘画派系列评论之一:乡愁的美学

2019-09-17 13:43:55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周瑟瑟 
A-A+

​  “乡愁的美学”在湖南画家周艺文2014年系列绘画作品里得到了艺术的呈现,他的绘画以“乡愁”为主题,切入了湖湘文化的动人之处,这也是“湖湘画派”的当代源头之一。

  “吻墨乡愁”是周艺文的一个系列绘画作品。我一直在想“乡愁”到底是什么?

  “乡愁”是几千年农业文明给当代艺术打下的烙印,具体把“乡愁”与周艺文创作的“吻墨乡愁”联系起来看,“乡愁”无疑是他艺术的体温与心跳,是他绘画的出发点,是他感情的艺术爆发。

  “乡愁”并不是中国文学的专利,周艺文把“乡愁”带入绘画,创造了属于他的绘画语言与语境,对于一个诗人画家,周艺文与其他非文学出身的画家肯定要更有表达“乡愁”冲动。

  身处水墨大玩科技的时代,周艺文把他的笔墨转向了乡愁。当代水墨从传统向现代嬗变的过程中涌现了诸多想法,这些想法不能否定其未来价值,有的画家已经呈现了新的气象,破除了陈腐的习气,有了冲破既定绘画语言,在中西与古今之间突围的可能。但找到艺术的真谛的画家并不多,要么是迷途的羔羊,要么是怒目圆睁的狮子,向当代张开血盆大口,露出消化良好的胃与锋利的牙齿,但不管是羔羊还是狮子,作如此生猛状并不对劲,状态十分可疑。

  艺术有一个千古不灭的标准——情感真实。情感真实,这是一个古老的命题。

  从人类直立行走的那一天开始,情感成了维系人类社会强大的力量。艺术是人类情感的真实表达,但艺术至当代,如同一个巨大的汽球,不知哪里出现了漏洞,艺术的情感已经漏掉了,当代艺术成了一个没有情感的谎言,升空,迎风飞舞,随之堕落,粉身碎骨。

  没有情感的艺术比比皆是,充斥了艺文教学,占据大大小小的画室,有图式无情感的艺术泛滥,如同文明与道德的溃败,人的情感加速空洞化,艺术金钱化后丧失了细腻、个体的情感诉求,但造就了当代诸多“大师”与“小师”。

  周艺文的绘画完全是基于个人的情感体悟,既不高蹈,又平实妥贴,画他心中的乡愁,画他对中国文化的理解,既有良好的传统绘画底蕴,又有自由活泼的现代意识。“湖湘画派”在这一代画家身上有了新的变化与拓展,画风时而沉郁内敛,时而明快跳跃,现代感十足。

  每一个“湖湘画派”的画家都会有表达方向与绘画语言的不同追求,周艺文在情感上走向了“乡愁美学”的道路。这条路其实早已埋伏在周艺文的身体里,我想起他上世纪80年代的诗歌,那是乡土诗歌的乡愁,是一个启蒙时代的乡愁文学。时代经过巨变,现代性中国又迎来新的乡愁,但此刻的乡愁与古典中国的乡愁完全不同了,从周艺文“吻墨乡愁”系列绘画里诞生的乡愁是一种艺术的乡愁——对当代纷繁复杂的艺术的一种反拨,从中可以窥探周艺文对艺术喧哗与尖叫的拒绝,对清醒、本土、真实的艺术的建立与渴望。从他的近作“少年洞庭”、“青蛙是守望”、“一片荷叶的距离”、“一只青蛙与两条鱼的幻想”等等绘画作品里,我看到了一个“湖湘画派”画家在“新人文美术”格局中的轻快奔路,他动如脱兔,静如处子的“新人文美术”风范引起了我的注意”,湖湘画派“因他而重新确立”,湖湘画派”因他而有了新的气象。

  “乡愁”上端坐“少年洞庭”——周艺文的绘画如此静美。

  诗意

  周艺文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写作的诗人,出版有多部诗集与一系列童话作品,最近的一部诗集是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的“归来者诗从”中的一本,我、邱华栋、洪烛、吴茂盛、汤松波与周艺文,集合了6位当年活跃的青年诗人,他做为“归来者”诗人中的一员,一直在写新乡土诗与爱情诗。

  泰戈尔作为诗人与艺术家《在上海的一次演讲》中谈到:诗人在这里,我们所要做的是把“诗人”代替“艺术家”的使命是捕捉尚在空气中不可闻的声音,鼓励梦中尚未实现的信仰,把腹中之花的最早的福音带到怀疑论者世界。

  周艺文的诗人身份在一个漫长的时期藏匿了作为画家的周艺文。诗与绘画此消彼长,不一定非要熄灭了另一个,泰戈尔所说的“代替”似有可能。诗与绘画互文性共生最为恰当。

  上世纪八十年代作为亚洲现代性文学的中国诗歌创作充当了中国现代化启蒙的重要一环,20多年的诗歌写作使周艺文的绘画处于一个次生长状态,甚至在某些年份因为其出版商的身份而消失了,这是周艺文多次叹息的地方,有一天我在他的朋友圈看到他上世纪八九十年年代创作的油画作品,成熟的画风勃发青春的欲望,如果他当年不被诗歌的爱夺走,他现在一定是一位油画家。

  写作生涯并不会损害一个人的艺术精神,相反,会积纳更多的文学精气。周一文经历了漫长的等候,现在转向绘画,准确地说是重新回到绘画,因为他的文学起步于绘画,这是一个循环,绘画—诗歌—童话—绘画,这条文学—艺术路线,总体上让周艺文更加的丰富。他诗歌写的少了,我有意见,他童话写得多了,我有意见,他画画得多了,我没意见。

  艺术精神让诗人更加温情、感性、真实与柔软。诗歌与艺术的联姻,美术与文学的渗透,必然打破美术与人文死板往来的僵局,画家不读书,画家写不了文章不在少数,现在变了,诗人周艺文让“湖湘画派’充满了文学性,让“湖湘画派”从古老的湖湘文化精神里有了笔墨当随诗意”的开端。

  当代

  当代是越过现代而来的时间,时间在周艺文的笔墨里呈现的是“荷一水”“蛙一水”与“鱼一水”这样的当代结构。

  “水”是坚硬的时间,当代通过波光来反射画家的时间感。

  中国传统绘画不是孤立的艺术,它带有时间的焦虑症的所有特征,正因为它被焦虑所控制,也越来越接近与当代,在新的焦虑症不断出现的当代,传统已经是每一个画家心里的桃花源记了,虽然没有多少人承认这样的事实,传统的桃花源与世隔绝,当你想念传统时,你可以去寻找桃花源,只是他不在当代,而在离当代越来越远的山间村野里了。

  周艺文无可避免地处于当代的焦虑症中,他有过屈原问天式的后现代探索,那是在北戴河的一间酒店里,我第一次看到他一系列的以老庄哲学为美术思想的绘画,此前有好多年我与他的生活全部被小说与出版社占领。记得那一天,我从海边酒店的电梯里下到一楼的一间画室,挂在四壁的长幅气势可吐纳北戴河、直逼山海关的美学风范。那是他师从于卢禹舜先生后的一批作品。

  从2014年开始,周艺文的笔墨更多的在故乡湖湘山色之中穿越,他的“吻墨乡愁”系列消解了当代美术的焦虑,让人变得安静,也得安静,也让你的心变得柔软。

  柔软

  “我只画我熟悉的生活。”这是他的艺术信条。不可想象,当代水墨如果脱离了生活,会是一种什么样的艺术?历史的艺术?古代的艺术?

  而任何历史都是当代史,周艺文的“蛙一荷”与“鱼与水”艺术正在构成他的艺术史,也是新湖湘文化的体现,更是“湖湘画派”的当代源头之一。他的柔软与细腻是湖湘文化的新延展,有了波光闪烁、水淋淋的现代性绘画走向,这种新时期的“南方艺术”正是我喜欢的“湖湘画派”的新经典。

  自齐白石、黄永玉、王憨山到当代的杨福音,“湖湘画派”在匿名的状态下构筑起了中国艺术的一条明确的线索,到周艺文这一代更年轻的画家,“湖湘画派”从历史的山峦与当代的波光中彻底浮现出来了。

  周艺文的“柔软”是“湖湘画派”的一个突出的特质。“水”是周艺文绘画的烙印。在《红楼梦》这样的中国传统文学叙事里,“水”是有骨头的文学汁液。

  周艺文把“水”提升为他的创作底色,因为水的介入,他的艺术弥漫出湖湘文化的母性气质。水是他绘画的情感母体,更是他艺术的坚实土地,在我看来,周艺文生长于水上的艺术格外具有现代性。

  真实

  最好的艺术是什么?我最想说的莫过与“真实”。惟有“真实”才是艺术最高的境界。虚假的艺术可能会讨好到某种审美势力,但“真实”的艺术在它应有的位置,这个时代或许不需要“真实”的艺术,遗忘了“真实”,而拥抱了“虚假”。但我们不能不说出艺术的真相。

  谁也不愿意踏上庸俗艺术的不归路,所以我们要自觉远离艺术“大跃进”与“浮夸风”,虽然有人享受艺术的谎言给予他们的甜蜜,从艺术资本市场也捞到了好处,豪车与别墅是市场成功画家的必然。但如果说到艺术的真实,估计这些艺术新贵们大多是恐慌的。难道市场成功的艺术已经不需要情感了?他们可以是没有真实艺术的人,只需要把画笔按照资本的路径复制就可以了。

  这个时代已经没有那头寻找主人的毛驴了,也没有抱着毛驴脖子恸哭的画家了。坐在豪车里像艺术硕鼠或者成了时间里的石头雕像。我的意思是,不能以艺术新贵为榜样,那样的艺术英雄是当代“大跃进”的产物,不靠谱,画家必须当机立断,与庸俗艺术时代一刀两断,如果你能耐得住寂寞与清苦,敢于说不,那才配得上谈艺术的真实。

  周艺文“画胆”跃然宣纸,在寂寞的早晨与夜晚提笔画作。

  他的画细处是个人情感,处处显露真实可爱的清朗,大处是湖湘新人人文格局,直奔“湖湘画派”最大的艺术特点——真实,齐白石绘画语言的真实,杨福音绘画语言的抽象,王憨山绘画语言的拙朴,“湖湘画派”自古到今,巨星璀璨。周艺文在星光下赶路,他头顶星光,从汨罗到湘江到洞庭,满眼都是真实的时代景观,如何把湖湘山水转化为艺术的真实,是一个大使命,也是一个小问题。在我看来,只要有独立与当代的“画胆”,敢于画真实的生活,保持平静的艺术姿态,不做狂妄状,不做急功近利的绘画奴隶,就有可能获得“真实艺术”的恩惠。

  感动

  周艺文作画时自言自语:“我被感动了,我才作画。”这种被感动后作画的状态打动了我。

  我听过一些画家谈技术,谈艺术传奇,令我生疑。

  周艺文在“感动”状态下才能作画,让我想到曾忽略的一个前提,艺术的本质是什么?周艺文给出了答案——感动。

  画家首先要感动自己,被你的亲人与朋友感动,被一山一水、一蛙一莲感动,你才能理解一山一水、一蛙一莲。

  周艺文的感动是有理有据可寻的,不是艺术的借口,当他说出“感动”是他作画的前提时,我认为他寻找到了艺术的原创驱动力。

  其实“感动”是最贴近画家的情感入口,也是艺术生命的底线。周艺文只画他感动的内容,他笔下的蛙一荷、鱼一水都是他生命的基本元素他生长于南洞庭。水乡的气息是他艺术本真的底色。

  一个青年诗人背着画夹赤脚行走在洞庭湖边,那是上个世纪80年代的情形。现在,周艺文师从水墨艺术大家卢禹舜先生,做一个忠于精神故土的诗人画家,他感动于他的生活,通过绘画复活他的南洞庭湖水乡的童年记忆,寻找逝去时代的温情,也就是寻找中国传统文化的源头,从传统文化里渗进他水墨的现代精神——笔墨当随时代,在周艺文的绘画里笔墨顺从了他感动的心。

  周艺文的绘画具有可贵的“新人文美术”追求。弥漫出老庄哲学气质,是他潜入湖湘山水里的个性探索。他画出了“水”的诗意与湖湘文化的现代性,吻墨湖湘,荷香飘荡。蛙声如泣,周艺文以艺术的赤子之心,以湖湘文化的血脉情怀,蕴育出新时代“湖湘画派”的新气息,以他水淋淋的生命体验直抵艺术的真实灵魂。

  吻遍湖湘山水古,吐纳天地灵性。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周艺文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